新闻中心

您现在的位置:主页 > 新闻中心 > 行业动态 >
行业动态
中石油21亿美元研发被指利用率低 内部各自为政
来源:admin     发布时间:2015-11-17     
《中国经济周刊》记者 劳佳迪 | 上海报道
《中国经济周刊》记者 劳佳迪 | 上海报道

  【产业·公司】中国企业研发支出10年猛增30倍;境外研发资金蜂拥中国

  中国成全球最受欢迎研发目的国

  中石油21亿美元研发支出排第一,被指利用率不高

  普华永道思略特咨询公司合伙人彭波还记得,去年的这个时候,在以全球2000多个研发中心做样本对企业“研发支出”进行调研时,中国企业逆势的表现令人惊喜。当时,海外公司这项支出增速降到了2009年金融危机以来的冰点,中国企业却一枝独秀,创下近50%的涨幅。

  而今年,这种领涨的趋势仍在继续。思略特最新在上海发布的“2015年全球创新1000强”报告显示,过去8年间,中国企业研发支出增幅达120%,是美国同期数据的近4倍;10年前仅有8家企业上榜,今年这个数字达到了123家,相比去年增加10家,10年间研发支出的金额猛增了3285%。

  不过,绝对数值似乎并不能还原真实的创新活力。彭波对《中国经济周刊》记者坦言,中国企业的前瞻性研发刚启蒙5年,研发管理流程、研发效率等都存在改进空间。也有分析指出,中国企业的研发支出资金利用效率仍然偏低。

  中国企业研发总支出达394亿美元

  据悉,2015年全球创新1000强的研发总支出为6800亿美元,同比增幅超过5%,这是继金融危机之后出现的首次增长。其中,亚洲在中国和印度的强劲增长带领下,一跃成为企业研发支出最高的地区,其研发支出占全球总支出的35%,中国企业的研发总支出达到394亿美元。

  数据显示,2007—2015年间,从国外输入中印两国的研发资金分别增加了79%和116%,主要归因于美国企业将更多的研发中心放到了中国和印度。而思略特的研究发现,今年中国来自境外的研发投资达到550亿美元,超过了德国和日本。

  其中,汽车、医疗和计算机与电子三个行业的研发支出最多。中国凭借14%的份额取代德国荣登汽车研发输入国第二名;以20%的份额登顶计算机与电子行业研发输入国榜单;以14%份额取代英国在医疗行业榜单中排名第二。

  值得一提的是,在思略特的榜单中,阿里巴巴首次入围,在中国企业中排名第二,全球排名第84位;榜单还特别提及了尚未上市的华为,估算其研发支出排名全球第16位,将苹果甩在身后。

  相对地,46%的研发支出从欧洲抽离,加之本土研发支出和境外研发投资增长分别只有2%和18%,使得欧洲从研发支出最大的地区跌落至第三位。这主要是受到西欧国家的拖累,其在过去8年间的研发输出顺差,即输出减去输入,增长了352%。

  中石油被指研发资金利用率不高

  在中国上榜企业中,超级大鳄中石油仍然摘冠,其研发支出高达21亿美元。不过,对于它实际的研发水平,市场依然持保留态度。“研发支出较多的最主要原因还是其整个公司的体量非常大,但是它研发支出占收入的比重是非常低的,不超过2%。”彭波对记者解释。

  北京大学企业绩效管理研究中心执行主任蔡建则对《中国经济周刊》记者坦言,依靠资源垄断的企业与市场竞争型企业不具有可比性,只有打破垄断,激发市场创新活力,才能从本质上提高资本利用率。

  记者采访一位长期跟踪调研中石油研发项目的人士了解到,央企内部“各自为政”的部门安排阻碍了研发效率。“现在中石油的研发项目经费管理模式还是按照部门职能划分,项目申报立项、预算控制、经费下拨等都分散在几个不同的部门,普遍存在‘重预算、轻决算’的情况,而且没有一个相对完善的流程来进行综合管理,科研管理部门、财务和项目组没有有效的沟通,许多支出的列支并不合理。”

  上述人士还直言,因为历史积弊,中石油的研发经费中还包括了大量的劳务费、餐费等,真正用于研发项目的反而有限。而由于研发项目经费的成本管理过于薄弱,难以准确核算科研项目经费的各项成本要素有效支出,研发经费日常报账存在着支出不真实的现象,难以保障研发经费的产出效率。

  研发支出不等于创新活力

  尽管近几年中国企业在研发方面的支出表现亮眼,但研发经费的投入并不能完全反映企业的创新能力。

  “企业的发展需要在瞬息万变的市场中实现协同创新,包括科学批判、技术设计、经营管理、艺术文化、持续发展等要素的协调配置。中国的高科技企业在过去10年的研发支出高速增加,国际专利申请大幅增加,这说明企业的核心竞争力正在朝着技术创新方面转化,企业管理者需要理解人才是第一创新力,只有人才、管理、文化等软实力跟上,加之社会创新生态体系配合,才能收获与科研支出大幅增加相匹配的企业绩效。”蔡建对记者如是分析。

  彭波则对《中国经济周刊》记者剖析了中国企业研发资金利用率普遍不高的问题所在。“首先,企业对于消费者的研究不是很透彻,对于消费者的需求不够了解,投资的大方向错了。其次,中国真正投入正向研发的时间并不长,研发管理流程方面经验不足,这样就造成科研支出较多。”

  “比如在汽车行业,中国现在的企业大多刚刚开始做正向研发,做碰撞试验或者模拟车型都需要花钱去做真实试验和车型测试,但是研发时间较长的国外企业有更先进的理念和更先进的经验,它们用比较先进的软件进行模拟就可以得到汽车碰撞的结果,车型参数及效果都可以通过计算机模拟,这样就大大减少了研发所需支出,而中国还在摸索阶段。”彭波这样分析。

  在他看来,中国企业还没有意识到研发管理的必要性,单纯地认为投入了资金就会有结果,没有一个很好的财务系统去跟踪各个项目的效率,没有去衡量研发效率究竟是高还是低,也是普遍存在的问题。

  不过,尽管如此,彭波仍对中国企业在研发支出方面的趋势做出乐观判断,“一个企业的创新能力和科研的绝对支出并没有线性关系,但是科研支出是企业创新的一个必要条件,如果没有研发支出,一定很难保证科研的提升;另一方面,企业愿意在研发方面有所支出说明了企业对于研发的重视,也许研发支出效率不高,但是相比原来的互相抄袭和简单的立项工程,企业现在愿意在研发方面有所投入,是思想上很重要的飞跃。”

  (实习生毕彤彤对此文亦有贡献)

  中国经济周刊-经济网版权作品,转载时须注明来源,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。